有足够理由来若羌

分享到:
2021年01月05日 08:34:03

我猜,没有人不知道楼兰遗址、阿尔金山、米兰古城……但是,未必人人都知道这些自然景点和历史遗迹都在新疆若羌。

春天和秋天,我两次去若羌。有朋友得知后有些讶异:你真的一年两次去若羌?新疆的若羌……我猜得出朋友没有说完的话:那么远!

从北京去若羌,确实有点远,但确实值得一去。

若羌县很大,全县面积20.23万平方公里。如果对于这些数字没什么概念,那么换一种说法:它的面积相当于两个浙江省。

若羌很古老,历史上消失的楼兰古国正地处于此。楼兰,那个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那个商旅云集,美女接踵,繁荣兴盛500年,却突然从地球上蒸发的地方。

若羌县楼兰博物馆是中国唯一一个以楼兰文化为主题的博物馆,在这样一个遥远的县域,有这样颇具规模而又极具特色的博物馆,令我印象深刻。它陈列的那段历史始终吸引着世界考古学界的目光,它的每项考古发现都具有世界意义。博物馆内的藏品分别出土于楼兰墓群、楼兰古城、米兰遗址、罗布泊南古城遗址、小河墓地等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除新石器时代的器物之外,还有丝织品、木器、陶器、铜器、玻璃制品、古钱币等。汉简、汉文书以及注明汉代纪年的文物既具有鲜明的西域特色,又彰显着西域和内地的血肉联系。而“米兰西大寺”出土的“有翼天使”壁画,则诉说着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往事。

作为“镇馆之宝”展出的“楼兰美女”出土于2004年,比上世纪80年代出土的女性干尸保存状态更完好。尤为难得的是,静卧于玻璃棺之中的这位“楼兰美女”并非复制品。

今天的楼兰古城,只剩下断壁残垣,在旷野大漠的风吹日晒中站立着,守望着,城内破败的建筑遗迹显得格外苍凉悲壮。恰恰是这样一幅场景,更易让人联想起“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更易让人对消失的楼兰产生遐想。而对于楼兰消失之谜思考得越深,越不愿意把目光从楼兰移开。

千万不要以为若羌只有大漠,只有大漠中的古城和古墓。阿尔金山的融雪汇成14条河流进入若羌,这些河水造就了若羌美丽的自然风光。

在米兰河的出山口,坐落着独具风韵的米兰河水库。换作任何地区,这样的山间湖泊都是绿树环抱。而米兰河水库周围的山上不要说树,连一棵草也没有。可恰恰是这纤尘皆无的大山,拥抱着湛蓝的湖水,使湖泊也有了一种硬汉风格。望着阳光下白得有些晃眼的山峰,望着蓝得晶莹、蓝得透彻,蓝得仿佛要把人的身心都融化进去的湖水,我只剩下惊讶: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湖泊。

河水浇灌了若羌红枣,20多万亩红枣从发芽到落叶,构成了若羌靓丽的风景。在枣林之间的小路上,开上车,一天也跑不出若羌的红枣林。若羌红枣大部分是灰枣,所谓灰枣只是没有成熟之前呈现灰色,成熟之后,其鲜红的颜色不亚于任何一种红枣。这种灰枣核小,而且枣肉瓷实,味道甜美,吃的时候特别容易脱核,让人感到食之有物。

若羌的朋友喜欢野炊,听说他们通常习惯到河边、到胡杨树下生火。春天我们去的时候正是枣树开花的季节,热情好客的朋友请我们晚上到枣树林中吃烤串。月色朦胧,微风阵阵,最新鲜的羊肉配上最娴熟的手艺。刚才还是枣花的香气拂面而来,不一会儿烤串的香味就弥漫了枣树林。我不是美食家,描绘不出那味道,但是,那味道我能记一辈子。

那一望无际的大漠戈壁,足以让人眼界大开,更何况戈壁中还有那么多漂亮的石头。两次去若羌,我都专门去捡石头。若羌是中国著名的黄玉之乡,但今天想要捡到大些的黄玉籽料确实不容易了。如果你并不是为了发财,只为兴趣,只为开心,若羌的石头多得是。那天去子母河的河滩,一下车我便踩在一块碗口大小的黑色玉石上。各种颜色的已经玉化的石头,虽不敢说俯拾皆是,但走上三五十米便可捡到一块。而且,不用担心那里的石头是不是早已被人捡完了,每年一场大雨又冲来一拨。这些石头虽不名贵,但毕竟是自己捡来的,留着也好,送人也好,或是找人加工做成把件、摆件也好,那感觉绝对不一样。

朋友戏问:已经一年两次去若羌,明年还去吗?

当然去。还有那么多令人向往的地方没有走到呢,若羌还有中国最独特的雅丹地貌、中国最奇特的阴阳湖泊、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羽毛状沙漠……当然,还有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那里有象形石林,有现代冰川,有神秘莫测的魔鬼谷,有中国最大的野骆驼自然保护区,有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高山沙漠。最神奇的是在海拔4000米的沙漠中居然有泉眼,而且三个巨大的泉眼汇为一河,水流交错,壮观又多彩,成为世界罕见的奇泉绝景。这样的景观想想都激动,岂可不去!

若羌虽远,但有足够的理由来若羌。郭华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