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军旅

分享到:
2019年08月02日 11:19:55

□刘恋 记者钟剑灵

如今已年过九十的万田乡井垅村老人兰盛祥,闲暇时还会拿着扫把在村里打扫街道。这份为民服务的信念,像灯塔一般指引着他的人生轨迹,而这份信念的来源,是与一位红军短暂的相处时光。

1934年,兰盛祥的父亲、伯父为了支援革命,在中央红军长征经过井垅时,主动报名参加红军,随红军长征。家中只剩下他和母亲、弟弟三人相依为命,当年兰盛祥六岁,家里没有一个青壮年劳力。

同时,小盛祥家里也迎来了一位因肋骨和腿断了而无法跟着大部队行军的红军伤员,那是小盛祥的母亲主动向当时的苏维埃政府认领收留的红军伤员。小盛祥听母亲说,看到这些伤病员,就像看到了自己的丈夫,他们也有家人,他们的家人也会牵挂他们,希望他们平安,所以家里无论多困难都要救他们,红军就是我们的亲人。

兰盛祥依稀记得,这名红军伤员到他家时只带了一床棉被、一个背包,背包外口袋放了一个水壶,还有部队发给他治伤的药。因为纪律要求,这名红军伤员没有透露自己的姓名和番号,兰盛祥一直叫他红军叔叔。因这名红军伤员受伤无法行走,母亲就负责照顾他的起居、给他洗衣做饭,帮他换药,母亲为了红军伤员快点好,还经常上山采草药给他治伤。为使秘密不泄露,红军叔叔很少出门,平时吃饭都是小盛祥送饭到房间,在缺衣少粮的年代,母亲宁愿自己吃糠和野菜,也要把白米饭留给红军叔叔吃。有一次,这事被红军叔叔发现了,就再也不肯吃兰盛祥送来的白米饭,并说:“嫂子,你现在是一家之主,家里又没有个男人,自己都那么瘦弱,孩子又是长身体的时候,两个孩子还要指望你带大,还要等你丈夫回来团圆,你不养好身体,这些孩子怎么办,你把白米饭给我吃,我怎么吃得下?”母亲说:“没关系,我丈夫和小叔子都是红军,你就是我们的亲人!”但从此后,红军叔叔坚持不搞特殊化,也不要盛祥送饭到房间,而是拄着棍子坐在桌上和兰盛祥一家一起吃饭。

这名红军伤员在兰盛祥家住了半个多月,伤情稳定后的一天早上,母亲叫兰盛祥喊他出来吃饭,却迟迟没有回应。打开房门,只见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空空的房间里仅留下了一个药油瓶和一封信,信是用柴火烧剩下的炭写在纸上的。他们家里没有人识字,急得团团转,找乡里留下的苏区干部才知道信的内容,信上写的是:“大嫂,谢谢你们的精心照顾,我的伤才好得这么快,还没报恩就离开你们,有点不尽人情,但我渴望回部队,找到组织,如果我们不打胜仗,日子还会更苦,所以,请理解,请保重。桌上的药油瓶留个纪念吧,把小孩抚养长大,愿平安!”

1941年,兰盛祥的母亲因病去世,他和弟弟成了孤儿,由其外婆抚养。解放后的1951年,兰盛祥主动到乡里报名参军,由于他是孤儿,他担心外婆不让他去,于是瞒着外婆,偷偷报了名。同时,发动本村的红军烈士后代,想组成一个班一起去参军,但由于他们基本上都是家中独苗,所以家里都不让他们去。最终,只动员到一个发小和他一起去参军。乡里干部看他已经二十几岁,年龄偏大,就劝他不要去了。但他态度坚决,最后乡里以他宣传征兵工作有功破格录取了。参军那天,外婆知道了,在路上拦住了他,见他坚持要去便不再阻拦。外婆和全村的村民都纷纷出来,煮米果汤、拿鸡蛋、花生给他吃,依依不舍地送他。

带着父辈的理想信念,兰盛祥参军后在辽宁海军部队当了一名给养员,服役期间和辽宁大连人王苏维结婚,1957年兰盛祥光荣退伍,退伍后返回村里当了生产队长。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