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来自东北的绝笔家书

分享到:
2019年06月20日 10:21:22

□记者刘俊良

气派的洋房、宽阔的马路、成片的莲田……初夏时节,走进壬田镇中潭村,处处充盈着朝气和活力。

中潭村坐落在美丽的罗汉岩脚下,这里山清水秀,人杰地灵。苏区时期,中潭村村民为了革命不怕牺牲、前仆后继,一批又一批的热血青年先后奔赴战场,而留下的老人妇女,则搓麻绳、打草鞋,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支持革命,在苏区革命史上写下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在该村老邹屋小组,就发生过这样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

1947年的农历七月初一,壬田镇中潭村老邹屋小组的邹石发子收到了一封来自东北的信,写信的是自己16年前,也就是1931年去参加红军的哥哥邹志有。拿着这封信,邹石发子不禁泪流满面。16年了,终于等到了自己哥哥的消息。

“我的父亲不认识字,是请同村的人念给我父亲听的。”邹石发子的儿子邹积文介绍说,那封信一直保存到文化大革命前夕,他也亲眼见过那封信,只有两张A4纸大小的信纸,用毛笔写的。信的一开头就说:“石发子,家里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解放?我现在在东北,东北大部分地区都已经解放了。现在是六月,但东北还有一尺多厚的雪……”邹志有在信里向弟弟介绍了自己的情况,问了很多家里的事情。信的最后说。“我现在要去参加战斗了,有时间再聊,等全国解放后,我一定会回来。”信的落款时间是1947年农历六月初一,也就是接到信的一个月以前。

邹积文告诉记者,邹志有一共兄弟三个,邹志有最大,邹积文的父亲邹石发子第二,邹积文还有一个叔叔。邹志有有文化,还写得一手好字,更心怀理想。他痛恨倒行逆施的国民党,坚信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他一直向往着有朝一日加入共产党,加入红军。1931年,邹志有19岁,一天,他找来才12岁的弟弟邹石发子说:“我准备去参加红军,家里的事情你要担负起来。”邹志有叮嘱邹石发子说,当兵打仗伤亡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三年内还没有他的消息,就当他不在了,他老婆(邹志有有一个童养媳老婆,在1936年改嫁同村的刘姓人家。)可以改嫁。“但是,你有的,我也要有。”邹志有继续叮嘱邹石发子说,如果邹石发子有两个儿子,就要过继一个到他名下,如果一个儿子,就要过继半个到他名下。交代完后,邹志有就告别了家中老小,参加红军去了。这一去,就是十六年。

“我父亲怎么也没想到离开16年后还能再听到哥哥的消息。”邹积文介绍说,接到信后,他父亲非常高兴,期盼着兄弟重逢,家人团聚。然而,自那封信以后,邹石发子再也没有收到哥哥的消息,那封信也成了邹志有的绝笔家书。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