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红的“红色五月纪念章”

分享到:
2018年10月11日 11:43:59

□刘强 记者邹婷整理

8月15日,在市收藏家协会举办的古玩交流会上,一张布标吸引了我的目光。这是一块巴掌大小的红色布条,布面印了文字和图案。从上到下,第一行文字是“张月媖”,第二行文字是“红色五月纪念章”,下面是一个红五星内含有镰刀斧头的图案。从红布条顶部的扣针眼可知这是一块挂在胸前的布标。

署名张月媖的“红色五月纪念章”


1

这件“红色五月纪念章”布标,从它的红色麻布布质、书写的风格、油墨的颜色等综合分析,我确信它是苏区时期的东西无疑。但是张月媖是谁?红五月是怎么回事?“红五月纪念章”是什么时候、什么部门颁发的?确实很值得去研究。我首先翻查了洪荣昌先生编写的《红色票证》一书,该书收录了许多苏区时期的票证,但并没有发现和这个类似的布标。我又询问瑞金市博物馆的专家得知瑞金没有馆藏这种布标,估计是当时的区或乡苏维埃政府颁发的,所以制作较简单、数量也不多。我又努力从苏区的机关报《红色中华》等文献史料中去寻找答案。

翻阅苏区文献。我发现早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前的1931年3月21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常委会就通过了《苏维埃区域红五月运动的工作决议案》,第一次提出了“红五月”运动,并对红五月的工作布置了九条任务。第一条任务就是苏区的党与工农群众在红五月运动中,应以动员最广大的群众参加革命战争,反抗帝国主义国民党军阀的进攻,冲破敌人“围剿”,成立苏维埃政府以对抗国民会议。议案明确指出:“以革命的战争粉碎国民党对于苏区与红军的新的进攻”;“争取湘鄂赣数省革命的首先胜利”。从红五月决议案的内容来看,它的中心任务就是扩红,粉碎敌人的“围剿”。

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后,1932年4月2日,中共苏区中央局在红五月到来之际,又通过了《关于红五月工作的决议案》。要求全国各苏区做好如下八项主要工作:

1、苏区各级党部应号召群众与红军,对“五一”到“五七”定为红五月的运动周。在这个红五月运动周中,要扩大红军,发展党员团员、工会会员,普遍的成立城乡赤卫军与少年先锋队的运动。2、“五三”“五五”“五七”等纪念日,每乡选择一天分乡开会。要求共产党发起,有共青团、反对帝同盟等代表参加演讲。3、在红五月的运动周中,党、团、工会、赤卫军、少先队要制订计划,规定扩大红军的数量。4、召开示威大会,检阅赤卫军和少先队,开好欢送到红军中去的战士的欢送会。5、规定红五月为扩大红军突击月。责成各省迅速制定计划,拥护红军委员会、青年团、工会、贫农团等组织全部参加扩大红军突击月活动,全部动员起来。6、红五月运动的全部宣传材料及口号,中央局责成宣传部另发宣传大纲给各级党部与红军各级政治部,依据决议和宣传大纲到群众中去广泛发动群众。7、在“五一”、“五卅”两次会上,要通电到白区和全世界,号召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和国民党的统治,武装拥护苏联和保卫中国革命。8、在红五月运动中与苏区各项工作相结合。

从1932年《关于红五月工作的决议案》八项任务中,其中四项任务就明确提到扩大红军等工作,可以看出,中共苏区中央局开展红五月运动一直都是以扩大红军、粉碎敌人的“围剿”作为中心任务的。

翻看《红色中华》报,每年五、六月份的报纸都有大量的篇幅介绍苏区各地红五月的扩红消息。在1933年的红五月扩红运动中,瑞金人民踊跃参加红军,砂心区(万田)仅三天时间就动员四百余名参加红军,各区乡也不甘落后,猛烈的扩大红军,全县迅速组建成立了红军瑞金师。而1934年5月30日的《红色中华》报更是以头版头条登载“瑞京红五月扩大红军突击中的宝贵经验”。文章介绍瑞京(金)县在短短的一个月扩红3200余人,取得各苏区县红五月扩红工作第一名的成绩。当时也有报道称赞《瑞金县首先坐飞机》,并要求全苏区各县扩红工作都要用坐飞机的速度赶上瑞金。

解读这片火红的“红色五月纪念章”,我们可以想象在1931年—1934年的某一年红五月扩大红军突击月的行动中,中央苏区某区、乡的一名普通的农家妇女张月媖同志响应苏维埃政府的号召,把自已的儿子或者丈夫送去参加红军。当地的区、乡苏维埃政府又一次召开扩红工作动员会议,张月媖同志和其它类似的村民作为扩红英模代表接受表彰,当政府工作人员将写有张月媖名字红色五月纪念章佩带在她的胸前时,张月媖感到非常的光荣和自豪。她站在台上发言,她用现身说法动员村民踊跃去参加红军。我们仿佛听她说:苏维埃政府带领我们打土豪分田地,让穷人有饭吃,有衣穿,过上好日子,但是国民党反动派要攻打我们,保卫苏区,保卫苏维埃红色政权,是我们的责任,最后一碗米要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要送去做军装,最后一个亲骨肉要送去上战场!


2

古来征战几人回,战争是残酷的,经过一次次反围剿的斗争,经过漫漫的长征路,穿越一道道敌人的封锁线,我想张月媖的亲人一定是九死一生,很难活着回来。张月媖珍藏着这张布标,权作对亲人永远的思念。很难想像失去了家中主要劳动力的张月媖在往后的日子过得是如何的艰难,她是否躲过了国民党反动派对红军家属的迫害,她是否经受住了疾病和饥饿的肆虐,她是否盼到了新中国的诞生,这些我们都无法想像。捧着这张苏区扩红的荣誉布标,我非常感慨,也令我对赣南苏区无数像张月媖一样的英雄母亲(妻子),肃然起敬。苏区时期作为苏维埃共和国首都的瑞金县1934年总人口就有24万,到解放后的1949年总人口才19万,从1934年到1949年历经十五个年头瑞金的人口还是负增长。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大量的青壮年男子参加红军,并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而留下的孤儿寡母在国民党统治下很多生活陷入困境,很多因饥饿、因疾病早陨。

记者点评:文物是有形的历史。一枚小小的“红色五月纪念章”让小人物从宏大的历史背景中走出来,折射出一个普通家庭在战争年代为中国革命胜利付出的牺牲。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历史必将永远铭记这片红土地,被赤色浸润血脉深处的红都儿女亦将传承红色基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让苏区精神在新时代里焕发新光辉。

1934年5月30日《红色中华》头版头条介绍瑞金红五月扩红经验。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