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长娇:寒门之女当上副县长

分享到:
2016年07月14日 10:42:53

  □本报记者刘芬

黄长娇(1911——1994),江西赣县人,1932年入党,曾任江西省总工会妇女部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央工农检察部委员等职;解放后任瑞金县副县长。1994年,因病在瑞金逝世。

1、女挑夫变身乡代表

1911年的冬天,一个风雪交加的日子里,黄长娇在江西赣县西北山区一户雇农家里呱呱落地了。
  一生下来,因家里穷,母亲只能用一块破旧的麻袋裹着她的身子,勉强御寒。
  黄长娇年仅八九岁时,就跟着体弱多病的父亲,爬山越岭去帮地主挑担。
  不久,父母将她送了赣县田村乡老虎坑村一户姓林的农民家里做童养媳。
  她刚满13岁时,就给外村的一户大地主做饭。整整做了三年长工,可到头来没拿到一个铜子的工钱。
  “这哪是我们穷人过的日子啊?”她不甘心这样受地主财主的剥削和压迫,跟着父亲回家了。
  1929年的春天,当满山杜鹃花开的时节,毛泽东、朱德领导的工农红军下井冈山,转战赣南闽西,很快来到了赣县。
  黄长娇是村里第一个挺身出来报名参加革命工作的。此时她刚满19岁。由于出生贫苦家庭,苦大仇深,受到红军的帮助教育和启发更多,尽管她并不懂很多的革命道理,但她认识到:跟着共产党,跟着毛委员和红军干革命,才是穷人唯一的出路。参加革命工作,就是帮助穷人翻身得解放。当地妇女群众都称赞黄长娇是“妇女解放的领头人”。
不久,她与林家那参加了红军的儿子结了婚,但她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并没有几天,他一直在前方打仗。很快,前方传来凶讯,他在第三次反“围剿”的一次战斗中牺牲了。这就是她的第一次婚姻。

2、妇女工作的模范

1931年11月,红色共和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瑞金成立了。挑夫出身的黄长娇,已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基层妇女干部。根据她的工作表现,组织上将她从赣县苏区调往兴国县江西省委机关工作,让她担任江西省委妇女运动委员会委员,并要她三天内前去报到。
  接到通知后,黄长娇一个人背个简单的行李,带上两颗蕃薯作干粮,当天就步行赶路,于深夜赶到了兴国,向省委报了到。
  1932年夏天,正是收获季节。21岁的黄长娇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鲜红的党旗下,她心里默默地说:“党啊,是你指引我走上革命道路,是你教育我在革命斗争中成长,我的一切都属于党的!”此时的黄长娇,真正感到天是自己的天,地是自己的地,人是自己的人,在工作中感到浑身是劲。
  1932年底,为了响应中央政府提出的优待红军家属的号召,黄长娇又在赣县和兴国等县抓点,开展了轰轰烈烈的优待红军家属运动。
  她和省委机关的干部和工作人员一起参加“优待红军家属礼拜六”活动,一道熬硝盐、打草鞋、开荒种菜园子……她每天早出晚归,餐风宿露,披星戴月,任劳任怨,朴实的工作作风得到了广大干部群众的称赞。省委书记李富春夸奖她是“妇女工作的模范”。
  1933年的春天,江西省委、省苏维埃政府机关已经从兴国县迁驻博生(宁都)县北郊七里村,在梅江河西岸的田畈边的一排赖氏旧祠屋里办公。
  黄长娇在省妇委主任蔡畅的领导下,到各县组织青年妇女担架队,经常随部队上前线,冒着枪林弹雨救护伤员。担架不够时,就利用竹床、竹椅或门板去抬伤员,风雨无阻,尽量减少红军伤病员的流血牺牲。

3、红色女“高官”

1934年1月20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沙洲坝村隆重召开了。时任江西省总工会女工部长的黄长娇,也以江西省工人代表的身份来到红都瑞金,出席此次大会。
  下午2时,“二苏”大会在沙洲坝新茶亭山坡脚下兴建的中央政府大礼堂内正式开幕。黄长娇胸前戴着一块用红布缝制的大会代表证章,和来自中央苏区的其它几位女代表坐在台下前面几排。
  在这次大会上,黄长娇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央工农检察人民委员部委员。她从一个目不识丁、依靠做苦工挑担出身的农家妇女,被人民群众选举为参政议政的红色女“高官”。在瑞金机关工作期间,黄长娇与时任中央政府劳动部部长的邓振询结合在一起了。
  同年九、十月间,国民党敌军以“步步为营”依托堡垒,逐步推进,紧缩根据地的战略,先后攻下了中央苏区首都瑞金周边的主要县城,苏区形势非常危急。党中央决定撤离中央苏区,突围转移。黄长娇因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不能随军行动,留在了瑞金,后来担任了白竹寨区委会的组织部长。

4、深山逃脱迎解放

1935年初,国民党反动派调集了十多万的军队,对瑞金、宁都、会昌、于都、长汀等县老苏区进行残酷的“围剿”和烧杀。瑞金安治乡一带绵延几百里的大山,牢牢被敌人围住,连山雀也飞不过去。但黄长娇所在的汀瑞游击队仍然在深山密林里战斗着。
  敌人白天疯狂扫射,没有发现什么,晚上就放火烧山。山火烧了一天一夜,黄长娇和战友们终于逃出了火海,转移到另一个山头,爬上了一座高高的山峰。她往下一瞧,只见一片林海,在林海间露出两间茅屋。黄长娇决定下山打探消息,顺便搞点吃的。她竭力向前爬,最后她实在爬不动了。她只好闭起眼睛,心一横,往山下骨碌碌地滚下去……到山下时,她已昏死过去。后来被刘国兴领导的武阳游击队的队员所救,因有身孕组织便安排黄长娇转入地下工作。
  有一次,黄长娇派出去的几个革命群众利用砍柴名义上山送粮给游击队。半路上,恰巧有一个妇女肩上扛着的竹杠口子没有塞紧,漏出了几把米,没走多远就被跟着监视的敌人发现了。
  敌人勃然大怒,立即将村里所有上山砍柴的妇女都抓到乡公所去审讯逼问,黄长娇也一同被抓去,她只说:“男人当家,女人绣花,我们妇女什么也不知道。”敌人看她没有上山砍柴,又随身带着一个小孩,没有起怀疑,也就把她放了。
  可是敌人不甘心,对上山砍柴的妇女吊起来严刑拷问。一个胆小的妇女经不住拷打,就说:“这事要问问黄长娇才知道。”于是,黄长娇母子又被敌人抓了起来,关进了监狱。
  次日早饭后,两个敌兵押着她上法庭受审。黄长娇一口咬定自己是普通老百姓。敌人诱劝她设法骗游击队下山,用毒药毒死游击队员……并且说:“只要你老实说出来,照着做,就会重重赏你。”
  但她还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你们问的这些,我都不知道!就是知道,我也不能拿毒药去害人。”……
  这次审讯过堂,黄长娇受尽了折磨,鲜血渗透了她的衣服。
  几天后,敌人又来传黄长娇过堂受审。庭上,不论敌人怎样诱导,黄长娇也不上敌人的当,后来,敌人便假装放她母子回去,并安排人员偷偷跟踪监视她。黄长娇悄悄地观察着,等待着机会。过了几天,趁监视的敌人去吃饭的空隙,黄长娇迅速背起孩子,快步走出家门,七拐八弯抄小路出了村子,逃出了敌人的控制,直奔安治山区。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游击队,回到了自己的队伍……
1949年8月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8军第432团进军瑞金,一举解放了瑞金全县,重新建立了中共瑞金县委和县人民政府。
  1955年3月,44岁的黄长娇当选为瑞金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后来当选为政协瑞金县第三、四、五届委员会专职副主席。
  1994年3月,黄长娇因病在瑞金县象湖镇河背街绵江河畔自己的老屋里逝世,享年83岁。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