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的语言禁忌与口彩

分享到:
2020年06月22日 10:38:46

□钟赣州

禁忌源于对自然威力产生的的恐惧和敬畏,早在人类蒙昧时期就有了。客家人的禁忌颇多,涵盖生活的各个领域。为免拾人牙慧,今天仅谈语言方面的禁忌及口彩。

所谓口彩,通俗地讲,就是吉利话,瑞金俗称“好话子”。讨口彩之风体现了人们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因为得到口彩就预示着好兆头。农历新年伊始,正月初的那几天,人人都得说好话,忌说脏话和不吉利的话。见面互相问候,互道新春大吉,互祝新年大发。故民间有“要好话子等到过年来”的说法。为了讨口彩,刻意为之者常有。例如有把大门上的“福”字倒贴的,小孩起床后故意惊呼:“福倒(到)了!福倒(到)了!”大人应声说:“系哟!好喔!”瞧,多好的新年彩头啊!不过也有弄巧成拙的,曾经听过这么一段笑谈:有一家人过年时特意在米饭中撒了些稻谷,本意希望小孩说出“蛮多谷”的口彩来,不料小孩不明就里,反而一顿抱怨:“鬼般多谷,人都会梗死!”明显是说错话,犯大忌了。大人听了虽然生气,也不便发作,还得慌忙不迭的接过话头:“唔会哟!唔会哟!坐河(番)背人哦!”据说,犯忌的言语,只要有人及时点破,就没事了。就是不知道此时又有多少“河背人”或者“番背人”躺着中枪。

新年以外,平时受人恩惠和帮助,受惠者也要回赠“好话子”以表感谢。比如客家地区有敬老的传统,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一年难得回来,回来后一般都要去看望亲族中的长辈,长辈若是女性,临别时,她就会拉着你的手,出口成章的送你一串的“好话子”:“祝你赚千赚万,做官做员哦!脚踏四方,方方得利;大大方方,产满祠堂哦!”年轻人笑着回答:“好喔!好喔!照您的金口哦!您老人家食(用)里斯加增福寿哈!”结果双方都得到口彩,皆大欢喜,恰似“心中开把锁”。其实“好话子”人人喜欢,就是“叫化唔会话”,也得“天光饿到夜”。

客家人主动讨口彩的场合很多,最典型的当属红白喜事的祝赞,仪式中,需要礼仪先生或者行业师傅礼唱赞歌。而且旧时祝赞种类繁多,比如新居落成前后,根据工期进展,包括什么开土神、放万年石脚、放水、行墙、安门、上梁、发粮米、入宅等等步骤,祝赞就有二十次之多。这些祝赞歌词都是吉利语言,音韵齐整,雅俗共赏,还有文本在业内流传,当是客家本地文人创作。祝赞之时,家族男丁一旁肃立,赞歌唱至相关处,还要喝彩应和。比如建新房时的“上梁赞”,泥水师傅吟唱:“……万载兴隆丁财旺,千秋鼎盛富贵长。”场内家族马上齐声应和:“好喔!好喔!”“……喜看房房皆富贵,家家户户发丁粮。”应和之声又起:“系哟!系哟!”一唱一和之间,迎吉纳祥的幸福愿景给予客家人莫大的心灵慰籍。

生活中有些东西、有些事情无法回避,可又语音犯忌,那咋办呢?人们往往用改变读音或改换词汇的方法,反过来说或委婉的说。例如称猪舌头为“猪利子”、猪耳朵为“顺风”、猪血为“猪旺子”。平日忌说“药”字,去药店买药一般说成“捡茶”或“作茶”。更忌讳“死”,老人去世,称为“老了”、“过身”或“归仙”,小孩死亡说“走了”或“丢了”。看见别人的小孩,不能直接称赞其长得好看,反而要说“生里蛮熊”(熊,丑陋)。为避“饭”与“犯”同音,请客人盛饭叫“载米”。松树的“松”在客家话中与“穷”同音,如果松木用来做家具,那就要说成“富贵木”或者“富贵板”了。因“西”和“死”音近,老一辈瑞金人还将县城的“西门口”改称“生门口”。新年打碎碗盘,说是“岁岁平安”,出门踩到狗屎,要说“时高运大”。这类忌讳,即使同属客家地区,也还存在地域差异。囿于见识和阅历,这里主要以家乡瑞金话为例。

当然,以上种种禁忌与彩头,不过是客家人趋吉避凶的一种心理预期而已,不见得有何科学依据。但客家人却乐于接受,自觉遵循,不少习俗还延续至今。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