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南客家传统民居的“五大区域”格局

分享到:
2021年08月30日 16:27:22

历史上,相较于陆路交通运输,水运具备运输成本低、运输量大、快速便捷等独特性优势,使得水运对内可以加强河流沿岸的各府县之间的联络,对外更成为沟通临近水系及区域之间最为重要的交通方式之一。依托水运形成的经济往来,往往伴随文化的传播,这可以从徽州民居文化对赣州城区民居的影响中得到佐证。

明代时期赣江及其主要支流,承载着其流域片区内的主要水上交通运输。到了清代赣江流域的驿道开发延续明代水运的格局,加以府县之间驿道的发展,各流域内陆运水运交通网络得到进一步完善。除赣江往北直通赣中、赣北外,赣南内部主要分布着五条水系,分别是梅江、贡江、章江、桃江、东江,五条水系哺育着赣南客家人。

赣南水运作用在各流域民居的特征上,也各不相同,呈现出五大区域赣南民居建筑风貌的分布规律与特征差异。依据流域的分布情况,赣南全域大致上可形成五流域的格局:

宁都州,梅江流域:包括宁都、石城、瑞金三地,传统建筑风貌特征可概括为:堂高多重檐,砖青常叠涩;脊缓马头墙,精雕阔门楼。该片区客家宗族文化较为浓厚,现存传统民居、祠堂数量较多,在建筑选址、建造上尤其注重风水讲究。片区内建筑空间普遍较其他县高大,建筑建造工艺水平较高,民居正门入口多见门楼形式,完整的砖木结构建筑较其他流域更多,屋脊中墩常见瑞兽等高级式样;马头墙多见五叠翘脊形式,但翘脊起翘幅度不大,在宁都可见陡高翘角,翘角一般多平或稍出墙端,瑞金马头墙端下沿常见斜面收口做法;天井较赣南其他流域稍为宽大,偶见赣中地区典型的“天窗”形式;木雕、石雕、砖雕、灰塑均较为讲究,尤以木雕工艺最为精湛,雕刻样式较多;该流域梁枋、窗扇多有雕花,造型繁复,也与彩绘工艺一道,共同造就了其藻井、卷棚顶的精美。

赣州府,贡江流域:包括兴国、于都、赣县、章贡区(老城区除外)四县区,传统建筑风貌特征可概括为:青砖灰塑红砂岩,镂窗影壁罩门庭。该片区水运交通相对发达,匠人、材料的流动性较灵活,使得该片区的传统建筑在形制规模、建筑选材上都十分相似。对砖石的运用,使得该流域的建筑独具风貌,兴国红砂岩广泛应用于建筑外墙,如墙裙、门框、外墙转角处、石砌花窗等,于都卵块石常作墙体,赣县青砖,其质地细腻,墙体砌筑水平较他县为高。屋脊中墩造型多样,常见瑞兽、镂空拼瓦等;马头墙翘脊翘幅大,山墙随脊翘起,翘角一般平墙端或稍伸出,兴国可常见翘角飞扬,伸出墙端亦多。该流域窗花样式丰富,用料较其他流域也更为多元,木材、红砂岩、拼砖、拼瓦均可见。梁枋多有雕花,祠堂常见藻井、卷棚顶,工艺较好。该流域灰塑造型较为精美,常见门罩、门廊、脊翘等处,其中以赣县灰塑最盛。

赣州府,东江流域:包括会昌、寻乌、安远三县,传统建筑风貌特征可概括为:围屋围拢紧炮楼,砖雕砖土垒厅房。该区域民居以厅屋组合式为主,安远现存少量方围屋,寻乌现存少量围拢屋和炮台民居,且建筑分布较集中。屋脊中墩常见野兽、葫芦等;马头墙多见五叠翘脊形式,翘脊平缓,山墙随脊翘,翘角多平墙端,翘起小;窗花石雕、门楼砖雕图案多样,常见人物故事、花卉虫鸟;梁枋多无装饰,少量精美木雕;藻井、卷棚顶多见于祠堂,形制朴素,百鸟木雕和百兽天棚甚为独特。

赣州府,桃江流域:包括龙南、定南、全南、信丰四县,传统建筑风貌特征可概括为:楼高孔密望硬山,门少罩小入围方。该片区传统民居以方围屋最为典型,现存少量围拢屋。厅屋民居于近代出现较多,层高空间较其他流域低矮,单独的祠堂建筑也较其他流域少见。“三南”地区常见硬山屋顶、人字山墙,多硬山叠涩,马头山墙仅信丰稍多,整体上数量较其他流域为少。该片区建筑墙体常见“金包银”做法,外墙防御性枪眼、炮孔、望孔为该片区围屋特有;“三南”地区和信丰北部地区外门、窗花、梁枋等部位装饰较少,少见藻井、卷棚顶。信丰北部风貌多同赣县、南康等地。

南安府,章江流域:包括大余、上犹、南康、崇义四县区,传统建筑风貌特征可概括为:门楣门簪门榜盛,石柱石础石雕兴。该片区保留了较多的传统民居和祠堂建筑,盛行“门榜”文化,以上犹最为典型,外门处门楣、门簪相当讲究,常用整料石材,并作石雕。该片区现存传统建筑装饰较多,砖雕、灰塑工艺普遍较好,常见石窗、石门框、柱础雕花精美者。该流域多见土木、砖木结构厅屋;马头墙常见三叠、五叠平脊形式,多数脊端加厚微翘,平墙端;梁枋少雕刻,少见藻井、卷棚顶。赣资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