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育儿习俗

分享到:
2020年09月14日 09:27:40

□钟赣州(九堡)

重男轻女是我国普遍现象,客家人也不例外。男孩出生,从来都是一个家庭的大喜事,但过去医疗水平差,疾病对于免疫力低下的婴孩来说,无异于洪水猛兽,婴儿死亡率也是居高不下。所以父母都是修修保保,生怕出啥意外,只要有利于小孩消灾除厄的事情,父母都会尽力去做。

小孩出生,首先会取乳名。过去的农村中,经常听到父母这么称呼男孩:什么“贱生”、“贱发”、“贱狗”、“告化佬”、“安徽佬”一类,意思是贱人贱命,好养,容易长大成人。还有人认为喜添男丁是上苍的恩赐或神明的庇佑,于是像“观音生”、“观音保”、“天长生”、“地长生”、“三官保”、“佛保”、“太阳保”等带有祈祷性质的名字大量出现。

男孩出生后,客家地区常见的庆生仪式主要有三朝、满月、百日、过周(一周岁)、食添丁酒等等。喜庆期间,祭祖是必须的活动,目的却是同一个:就是祈求祖宗保佑小孩的平安健康,顺利成长。

其中过周的生日礼最为隆重,小孩抓周仪式也在此时进行。期间,亲戚要送童鞋、童帽、乳围等礼品前来贺喜。若是家中第一个男孩生日,外婆还要送来银项圈或者长命锁,以及做工复杂的虎头帽。贵重的银项圈、长命锁一般由金银店专业打制,戴上它,就意味着辟邪消灾,圈(锁)住生命。而虎头帽则是客家地区的传统女红,说它是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也不为过。虎头帽纯手工缝制,中间垫棉花,里外包黑布,边缘镶图案,帽身绣花卉,帽顶左右各一虎耳装饰,帽子前沿一般是“根基稳固”、“长命百岁”或“长命富贵”一类的吉语文字,文字之外,有的还另加玉质或银质帽花。虎头帽比较肥大,两侧过耳,帽背齐肩,后面帽尾上还吊着几串铜钱以及铃铛。戴上虎头帽,走起路来,叮当脆响,既保暖又辟邪。当年,这些儿童配饰更多承载的是父母、长辈对小孩的殷切期望。如今,已基本无人再去制作,银项圈、长命锁和虎头帽等东西也离我们的生活日渐遥远,只有在收藏市场或者民俗馆里还能够偶尔看到。

对待小孩,还不能当面称赞其长得壮实、好看,反而要说“生里蛮熊”(熊,丑陋)。据说是怕“引神惹怪”,遭到妒忌,以免带来疾厄,及至性命之忧。与取贱名的道理一样,大人只想让小孩在平安、低调的的环境中长大。

因为缺医少药,旧时近乎巫术的各种民间“偏方”大行其道。

有的小孩自幼体质弱、事头多,家长就请来巫婆或神汉,给小孩画一道符咒,缝在一个四方形的红布袋里,用绳子穿在小孩外套上佩戴,俗称“山水袋”或“告化袋”。小孩容易受惊吓,患病后,白天精神低迷嗜睡,夜里反而睡不安稳,频频惊叫哭闹。老人以为,这是魂不附体,需要“喊魂”归来。隔天晚上,母亲则在自家门口点上香,一声声悠长的呼唤响起:“××(小孩乳名),归来呦!××,归来呦!……”后来声音渐喊渐小:“××,归来里哟!”然后,用小孩穿过的衣服包一碗米,放在小孩的枕边。喊魂的风俗久远,至少可追溯至楚辞的《招魂》。若能弄清惊吓原因,那就更好办了,可以直接去“兜惊”。被人吓到的,就让那个人剪下些手指甲或者裤带头,用红纸包好放小孩口袋里随身携带。玩耍时意外受惊的,母亲就把小孩带回原地,扶着小孩唱揖:“呸呸呸!冇惊冇吓哦,讨转给××吓哦!”再不然,也可趁夜深人静之际,偷偷的在在村口路头贴一张符文:“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叫郎,过路君子念一念,一眼歇到大天光。”据悉,此符文流传甚广,版本大同小异。

在一些老房子的门页上,还看得见有白灰写成的“虎”字。这又是什么缘由呢?原来腮腺炎是一种农村常见病,容易在小孩中间交叉感染,据传,人们只要在自家门上写上个“虎”字,此病就可消除。此习俗曾经困惑我多年,后来才想明白:腮腺炎患者,两腮肿得像个猪头,故乡间俗称患腮腺炎为“病猪头肥”。虎会吃猪,那虎岂不是“猪头肥”的克星?虎不好画,就写个“虎”字替代,还有用毛笔把“虎”字直接写到患者两腮上的。

如今,这些育儿习俗也许只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在回顾人生的时候还能偶尔想起。但不管任何时候,为把儿女抚养大,父母都可谓是含辛茹苦,食不甘味。所以,后辈赡养、孝敬长辈,那也是天经地义的。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