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客家人的一份“红色”过继贴

分享到:
2020年08月10日 10:02:16

□刘强

最近,在家里翻看朋友圈的微信,偶然发现石城县收藏协会的赵会长发了几张瑞金票证。其中一张是红色的过继贴(如图),另两张是民国时期征购粮食的沈某某认售单和收据。我于是和他电话联系,赵会长说这些东西是工匠师傅在瑞金日东乡下拆一户沈姓人家的老房子时发现的,并转让给他了。都是民国时期瑞金的票据,他说知道我有瑞金情节,正准备和我联系,希望我能收藏下来。因为彼此都是朋友,很快我们就商定好价格成交。在当月15号瑞金古玩交流会时,赵会长把这几张票证带给了我。

回家仔细观看这张红纸墨书过继贴,品相较好,字体清晰。内容为:“百世荣昌立继帖字人吴兴邑能礼生有一子,乳名女俚子,派名启全,今因本房才松仅生一子,乳名告化女,派名能萃,缘因世乱勒逼出外当兵数年,未得回家,耳闻在外身故。不得已,合房人等商议将能礼之子派名启全出继一半与能萃名下为嗣,永结宗祧。凡才松公祖父遗下田山业产屋宇粪湖并及使用物件,公堂神会,应该启全名下掌管为业。自继之后,将道耕太祖遗下风水应该启全与他挂醮伏冀。螽斯蛰蛰,瓜瓞绵绵,富贵齐兴,是为吾等之厚望耳。恐口无凭,立继帖字一纸永远永照。民国丙子二十五年八月吉日立。继贴字人:能礼。在场亲族:赖文开,泰林,启元,启瑞,才球,能锋,启文。依口代笔人:茂如。”

大意是立继帖人沈能礼有一个儿子,名叫启全。因本房才松的独生儿子能萃在乱世中被逼当兵,数年未归,听说在外身故,所以本房人商议将能礼之子启全过继一半给能萃名下做子。自过继后才松公祖上传下的田产房屋家业均由启全继承,清明时节启全参与才松公名下的扫墓挂醮。希望过继后富贵齐兴,子孙满堂。然后是相关亲族人员等签字画押。

孟子曰:“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客家人崇尚孔孟之道,都希望子孙满堂,瓜瓞绵绵。如果婚后一直没生到儿子,通常有条件的家庭都会在亲族中过继一子,以延续香火,传宗接代。本“过继帖”有些奇特,就是能礼的儿子启全只过继一半给能萃家。说明也许能礼也只有这个儿子,或者是能萃家生活较困难。过继一半,则要求生父能礼在启全年幼时要尽一半抚养义务,在启全长大娶老婆成家时也要出一半聘礼金给女方家,启全名下如果婚后生了二个儿子,则要分一个给能礼当孙儿,当然启全也要替生父能礼养老送终尽一半做儿子的义务。

此外,本过继帖中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是“能萃缘因世乱勒逼出外当兵数年,未得回家,耳闻在外身故。”令人有些疑惑,为何会是勒逼当兵。当看到后面的落款时间,民国丙子二十五年八月吉日立。我仿佛明白了。1934年10月10日中央红军离开瑞金开始长征,1936年正是国民党统治时期,如果说能萃是参加“国军”,牺牲了本可以大张旗鼓的宣传他是“为国捐躯”。而不是“勒逼当兵、在外身故”。1936年的“过继帖”写能萃在外当兵数年,那么能萃当兵的时间应该就是1933-1934年间,那时的瑞金正是中央苏区的核心。中国共产党人在这里建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开展了安帮治国的伟大实践。为保卫苏维埃红色政权,打败国民党反动派的一次次军事围剿,中央军委发出扩大百万红军的号令,苏区范围内各级苏维埃政府进行广泛的扩红动员,瑞金人民也踊跃参加红军,按苏区扩红的政策如果一户家庭里只有一个儿子是不需要去参加红军的,只需在地方苏维埃政府工作。只能说才松的独生儿子能萃是自愿参加了红军,也许他在第五次反围剿的战斗中牺牲了,也许他牺牲在长征路上。所以“过继贴”为避嫌也不能明写能萃参加红军,只能说是“勒逼当兵、在外身故”。

据《瑞金概况》资料,当年24万人口的瑞金,一共有11.3万人参军支前,5万多人为革命捐躯,其中1.08万人牺牲在红军长征途中,瑞金有名有姓的烈士17166名。一组组简单的数字后面,折射出的是瑞金人民为中国革命胜利所作出重大贡献和巨大牺牲。

沈能萃当年是否参加红军,我知道瑞金县志编纂委员会1993年编辑出版的《瑞金县志》在卷三十三人物第四章“革命烈士英名录”中分乡镇记录了自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至1985年,全县为革命和建设英勇牺牲并经民政部门审查认定的革命烈士17393名,其中绝大部分是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牺牲的烈士。带着一份敬仰之心,我翻查沈能萃老家日东乡烈士名录,在第947页第一行,沈能萃的英名赫然在目。真的很意外,竟然收藏到一份客家人的“红色”过继贴。

因县志资料内容受限,我不知道能萃烈士的家乡具体是在日东乡哪个村,他的继子沈启全应该是享受了相关的烈属优抚政策,解放以后生活过的如何,应该是越来越好。如果有时间我很想去他的家乡从他的后人中了解更多的烈士英雄事迹。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