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语汇释例

分享到:
2020年07月20日 10:39:45

□钟赣州

客家方言是古汉语的活化石,它保留了很多古词古韵。不少人可能都曾经有过这样的困惑:明明可以随口说出来的许多词汇,竟然不知如何用文字表达。但见一些网络平台,为了记述客家方言,不得不用同音字来替代。

其实客家话应该算得上一种比较成熟的方言了,它的根却在文化发达的中原地区,估计多数词汇都是可以用文字来记录的。可惜客家话局促东南一隅,无法被众人熟知,导致不少客语词汇逐渐远离书面文字,只能在口语中顽强生存。结合平日查阅的点滴积累,在此不揣鄙陋,列举一些还活跃在我们日常生活当中,而普通话却不常用的词汇,以期抛砖引玉。

斫:音捉,砍。比如“斫柴”,“斫猪肉”。柳宗元《始得西山宴游记》中有“遂命仆人过湘江,缘染溪,斫榛莽,焚茅茷,穷山之高而止。”的语句。其实“斫猪肉”这个“斫”用得是非常精准的,我们买猪肉时,都是只见屠户拿着屠刀把猪肉放在肉案上砍。

歇:客家话专指睡觉,属于词义缩小。例如“歇眼”,“歇间”。俗语有:“眼好歇,天会光,福好享,命唔长”。“猪歇大,人歇败”。歇后语有“瞎子歇眼———过套线”等。

炙:音只,烤。“炙火”就是烤火,“炙热头”就是晒太阳。客家地区冬天湿冷,流行一种叫“火笼”的烤火工具,用火笼烤火就是“炙火笼”。宋代范成大《冬日田园杂兴》的“炙背檐前日似烘,暖醺醺后困蒙蒙。”即属此义。

坼:音彻,裂开。比如“爆坼”。像有些基础不牢的房屋地板及墙壁,还有干涸的湖泊、池塘,都会“爆坼”。杜甫的《登岳阳楼》有“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

莳:音是,移栽,比如“莳田”,“莳禾”。宋代陈藻《喜雨》有“甘雨连望虽未洽,莳田渐喜泽边农”。

壅:音雍,培土或培粪。例如“壅芋子”,“壅茄子”。俗语有“猫子屙屎猫子壅”。形容垂暮之人是“黄泥都壅到喉咙上了”。宋代梅尧成《和石昌言学士官舍十题.蔬畦》有“手自除荒手自锄,葱鍼已插壅薤本”。

俵:音表(去声),“分”的同义词,把东西按人或按份分发。比如“分俵”,“大分细俵”。客家人讲究礼尚往来,只要是家里加个餐或是弄了什么风味小食,都得分俵给邻居一份。宋代白玉蟾《画中众仙歌》有“有时花落鸟啼处,正是千林俵秋雨”。

搲:音袜,方言词汇,主要见于客家话和粤语,指用锄头、鏆锥等工具或尖利容器使劲插入,并将物体带出。比如,“搲荒古(开荒)”,“在米瓮里搲了几勺米”。现实中有那种老被指派做事却劳而无功之人,往往自嘲是“镢头搲死的”。

酾:又音筛,斟。指液体从壶嘴倒出。例如:酾酒,酾茶。酾水。苏轼《送顾子敦奉使河朔》有“磨刀向猪羊,酾酒会邻里”的句子。

挜:音亚,硬把东西给人。旧时来了客人,为了体现主人的热情,常有“挜菜”或“挜饭”的风俗。就是在未经客人允许的情况下,冷不丁的给你来几块肉或一勺饭,如果是肉,还能够夹回去,但饭已到碗里,再倒回饭甑显然不合适,那就只好“打挜”撑下去了。

垡:音乏,作量词用时,相当于次数的“次”。比如说新衣服第一次下水,叫做“下第一垡水”。第一次清洗时,衣服会因缩水而变短,因为过去的衣服大多以棉布为主,所以量身定制的时候都会先考虑到缩水的因素。其实用“垡”作量词的场合还是挺多的,比如,“一场一垡”,“剃一垡脑”,“耘一垡禾”,“割两垡韭菜”等等。

岊:音杰,山的转弯处。常用于地名,比如瑞金九堡镇石螺岭有“牛婆岊”,慈坑村有“三工岊”,黄柏乡有“黄泥岊”。西晋左思《三都赋》有“夤缘山岳之岊,幂历江海之流”。

筊:音教,民间或寺庙中求签、许愿的占卜用具。常用竹蔸或硬木削制而成,一分为二,剖成两半。为了验证求签、许愿是否得到神的首肯,先要在神座前掷筊,根据阴阳面的不同组合,分三种结果:两阳面的是“笑筊,两阴面的是“阴筊”,只有掷到一阴一阳的“信筊”时,方可继续下一步的操作。宋代黄大受《春日田家三首其一》有“酾酒卜筊杯,庶知神人歆”。

再如,生产生活中常见的动植物,这里也试举几例。草鱼,也称“鲩鱼”,鲩,音浣。转音讹读为“玩鱼”。葫芦,即是“瓠子”,瓠,音户。讹读为“蒲子”。瓠子嫩时可以食用,老了晒干对半锯开可以作瓠勺,俗语有“食唔得的瓠子用唔得的勺”。鱼腥草,一种有特殊气味的草药,一般叫做“臭蕺”,通常被写成“臭七”。

限于篇幅和见识,以上罗列也不一定准确。但这肯定只是客家方言词汇之九牛一毛。听说都有《客家方言辞典》出版了,遗憾一直没有机会上手。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