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的鬼神信仰

分享到:
2020年06月15日 10:31:10

□钟赣州

关于鬼神信仰,说它是一种陋习也不为过。但多元的社会也该多点宽容,少点苛求吧。遥想客家先祖南迁之际,一路颠沛流离,历尽艰辛,所到之处生存环境恶劣,加上医学不发达,一旦遭遇天灾人祸,根本无法应对。因而趋吉避凶的的心理需求愈加强烈。既然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客家人只好寄希望于神灵。因此不管是哪路神仙,何方神祇,只要能够保佑家族平安,子孙兴旺,就一概顶礼膜拜。因为对陌生环境的畏惧,一些附会鬼怪的异端邪说也随之出现,使得人们小心谨慎,诚惶诚恐。鬼神信仰,就此产生。

客家人心目中的神来源广泛,既包括各自的祖宗,更涵盖、糅合了儒释道三教的各路神佛。他们和谐共处,互相渗透,互为依存,确实是客家地区的一道独特风景了。比如瑞金的城乡大地上,就曾经遍布众多的庵场庙宇,祀奉着五花八门的各种神佛。本土的、外来的,神仙、佛主、天神、地神、圣贤、乡贤、忠诚义士、文臣武将等等,应有尽有。此外,还有未入寺观庙堂的山神、河神、火神、花神、树神、灶君、五谷神等等。真是万事万物皆有神。

旧时求神拜佛之风盛行。逢年过节、初一十五、红白喜事之时,那是例行烧香。而客家人的朝神旺季,却在每年的农历八月。是时,各地庵场庙宇真是盛况空前,香客挤破门槛。像邑内的铜钵山、东禅庵、罗汉岩、乌仙岽等地都是历史悠久的香火鼎盛之所。此外,不少人还远至汀瑞交界的归龙山朝觐。尽管不一定知悉神祇的具体名号,但丝毫不影响人们的信奉热情。比如归龙山的罗公菩萨,就有人以讹传讹称其为“罗光菩萨”或者“鹅公菩萨”的。而归龙山上的罗公菩萨因为外地信众远超当地,所以瑞金又有“罗公菩萨———照远唔照近”的民谚。这个时段,有的地方还同期举行庙会,比如九堡圩的万寿宫、官场圩的关帝庙,每年八月都有唱“半班”戏,自初一一直唱到十五。为了体现敬神的诚意,八月朝神之际,家家户户都要把厨房、饭厅里的各项家什搬出来清洗,俗称“洗盆甑”。初一那天还要吃斋,像瑞金北部的丁陂、瑞林等地甚至都要斋上一个星期。

孔子曾经说过,对鬼神应“敬而远之”,客家人也不另外,他们对神明的“敬”是供奉、祭拜;而对鬼怪的“敬”则是礼送、安抚。人们普遍以为,诸多灾难、疾厄都是鬼怪作祟所致,而鬼怪之所以作祟,无非是为诓骗衣食而已。所以鬼怪千万不可得罪,什么“摆子鬼、迷魂鬼、吊颈鬼、落水鬼”等一律礼送。但凡见得路口有祭祀残留的香烛、米饭和烧化的纸灰的,都属于这么一类。灾祸严重者,还有延请巫婆神汉画符、作法,用七星剑或桃树柯驱鬼的。其实,客家大地的村头路边,本就多有“厉坛”,那是善心人士出资,为孤魂野鬼营造的栖身飨食之所。

在客家人朴素的观念中,既已为神,必然居住在天上;而鬼怪当然只能屈居于阴间了。阴间,又俗称“世下”。其实天上、阴间谁都没去过,鬼神谁也没见过,他们就像是一种无形的威力存在,影响着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口语交际。例如客家话中的一些极致夸张,也和鬼神有关。假如一个人长得特别的高还特别的瘦,瑞金人往往这样形容他:“天般高、鬼般高、世下般高”,“天般瘦、鬼般瘦,世下般瘦”。在瑞金话里,好像所有形容词都可加上“天般、鬼般、世下般”这些前缀来加重夸装的程度。其次,像什么“鬼都会吓死”、“鬼都会累死”、“鬼都会气死”这些语句,其实是省略了“何况是人呢”这个后缀比照的。凡是作用于人身上的极端动作和感觉,都可以套用“鬼都会○死”的模式来夸大其词。另外,带有“鬼”的词汇多数含贬义,比如“鬼刁”、“奸鬼”、“鬼画符”、“鬼形烂相”等等,说明鬼是很不受人待见的。

因为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和因果报应,其实当年客家地区的鬼神信仰一直在左右着人们的社会生活,约束着人们的道德行为。在普遍的鬼神信仰之下,也构建起一个个相对安定和谐的客家社区。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