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医药文化

分享到:
2020年06月08日 10:04:12

□邱金湟

客家先民是从中原南迁的汉系民族,所以一般居住在贫穷山区,即使落脚最好的也不过是城市及圩镇边沿地带。可想而知,伴随着的便是先天的贫穷落后。然而,客家人在恶劣的环境和长期与疾病作斗争中,形成了独具客家特色的医疗保健和医药文化。

首先,客家人虽然大部分属于体力劳动者,但却很注意环境卫生,养成了良好的卫生习惯。如惊蛰日为老鼠嫁女日,家家户户煮毛芋子(喻剥老鼠皮),炒玉米、黄豆(喻炒虫子),屋周边撒石灰,防蚁虫滋生。端午节喝雄黄酒,房屋四周喷洒雄黄酒,说是防蛇虫入宅。并且,家家门楣插菖蒲、艾条以辟邪,晚上用菖蒲、罗汉树枝等煎成药水洗澡。到了春节,家家户户打扫卫生,居室、灶台、门前屋后做到“六面光”。

旧社会,即使小城市的医疗设备也很差,几乎没有医院。乡村就更不必说了,只有少数圩镇有个别私人诊所。如果,距圩镇较远的地方要请医生,必须雇请轿子方肯出诊。所以,一般贫穷的家庭是负担不起的。于是,客家人在与疾病的长期斗争中摸索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医药保健文化。

客家人经过长期的观察和应用,把遍布田间地头、高山深谷的草药用来治病,居然还解决了缺医少药的困境,创造了挽救生命的奇迹。如一般的感冒用葱姜煎汤;退烧用牛栏内干牛粪煎汤;止呕用灶心土煎水(灶是土坯砖砌的);止咳用枇杷叶煎水煮冰糖;痢疾用“金珠装撮斗”草擂汁服;风湿骨痛,用“石老鼠”(土田七)擂汁服;疮疔用小叶鱼腥草捣烂外敷;茅根炖老鸭,善治鼻出血;蛇咬伤用七叶一枝莲内服外敷;脾胃虚寒用艾草做米粿吃;口眼上火用腊籽(女君子)对一个鸡蛋一个鸭蛋隔钵煎水吃。这些人人通晓,却未成文的药方成了客家人无医而治的良方。

客家人还有一个更廉价又不药而愈的治病方法,那就是刮痧疗法。刮痧疗法有三种:刮痧、捉痧、钳痧。刮痧,是用碗、铜钱或姜片在人体的胸、背、手臂等处蘸水反复刮擦,直至皮肤刮得深红而又觉得舒服为止。捉痧,是用食指和拇指在人体的手臂、胸、背的肌腱处,有顺序地用力夹紧而又放松的一种手法。钳痧,是用食指和中指在人的鼻根、颈、胸、背部肌腱处用力夹紧而又放松的一种动作。这三种方法通称为刮痧疗法。这些不药而治的疗法,能使患者激活神经,疏通人体血脉,起到通经络,祛风湿,增强人体抵抗力的作用,对于风寒感冒、湿气入肝肺的病人有很好的疗效。

客家人还有一种心理疗法。咋看起来是有些迷信而荒诞的做法,但有时也有一定的作用。那就是谁家小孩或大人晚上睡觉常常处于惊吓状态,女主人往往会在晚上掀起铵镫(灶间盛热水的用具)高声呼喊:“XXX,在田间地头,河边桥头吓里———归来歇眼(睡觉)嘘!”这样连喊三遍,并连续呼喊三个晚上。还有一种,是两个妇人到患者摔倒的地方“兜魂”。在那里用神饭、香烛敬完神后,一个带头的人说道:“XXX,冇惊冇吓归来歇眼(睡觉)嘘!”背后的妇女用衣裙兜着“魂”接应说:“归来哩!”这样,一路上时不时叫喊着,一直把“魂”送进病者卧室床上为止。也许是病人在心理上真的觉得丢了的魂已经找回来了,病情也就慢慢好了起来。

客家人在缺医少药的艰苦环境里寻求自救,并在长期与疾病作斗争中探索和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同时,还很注意预防为主,并懂得食疗相助。如客家酒娘浸草药,药食同源的擂茶、仙米冻、艾米粿,还有解热消暑的凉茶,夏枯草、鱼腥草等。所有这些,都为客家人的身心健康和发展医药文化起到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