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一份客家人的店面转让契约

分享到:
2020年04月20日 10:38:27

□刘强

一天到瑞金城西兼作旧货生意的市民刘先生家里淘宝,看到一个老旧的木质枕头,长约五十公分,宽、高约二十公分,通体漆成黑色,比较陈旧。刘先生说您喜欢收藏民俗物品,这个客家枕头箱子不是很好吗。以前的老人家存放金银细软、贵重物品的。当然这箱子锁扣也没了,仅是一只空箱子,里面东西早就没了。客家枕头我收藏了一些,有皮质的、木质的、竹子的、陶瓷的、石材的,不同材质形状的各具特色。这个箱子没有包铜边,既没有雕花,也没有金漆,没有什么特点,我也不太想要,但耐不往刘先生的推介,最终还是以很便宜的价格购得。带回家后,我习惯把买来的旧物,放在水池里冲洗干净后凉晒。打开箱子,发现里面竟有一张对折好的红纸,打开红纸一看,原来是一张民国时期瑞金河背街店面转让契约,令我有些意外惊喜。

契约内容为:“万载兴隆立出退码头口岸家俱用物字人赖俗铣、刘远宮情因云龙桥下坐北向南第五家原开聚泰号店房一所,业经业主收回自用,愿将店内器具用物(另单抄写)及码头口岸一应请中说合退与杨厚椿兄弟叔侄等名下承顶为业。当日经中评凭单得退价老秤谷陆仟伍佰斤正,实系现谷成交,并非贪图准折债货等情,俱是双方情愿,并无购谋逼勒情事。自退之后,任凭承退人兴工修整,换牌号开张营业,照单接收家具物品等项受用。出退人自愿下回牌号后退出,不得籍口另生枝节异说等情。今欲有凭,立出后退码头口岸家具用物字一纸,并缴家具用物单一纸,共二纸永为执照。民国三十五年二月二十七日立。立退出码头口岸家具用物字人:赖裕铣刘远宫。在场中介人:谢德泉等十一人,签名盖章。”

契约大意是民国35年1946年,在云龙桥下粜米街水背下街)开“聚泰号”日杂店的店主赖俗铣、刘远宮因种种原因,不想再开了,便将该店退还给店主杨厚椿兄弟经营,包括店内的一些家具,以及店后绵江河边的码头口岸也归店主所有。店面转让费以粮食计算,共计稻谷陆仟伍佰斤,并且有周围开店的及左邻右舍十一个中间人签字盖章。根据契约内容“店内器具用物(另单抄写),并缴家具用物单一纸”具体有什么家具,可惜时过境迁,这张家具清单已经丢失,也就无从知晓了。

民国以前,因为陆路交通不便,瑞金的货物流通主要通过水运。民国时期三十年代末,虽然瑞宁、瑞汀、瑞于、瑞会沙石公路相继修通,但那时车辆很少,汽油要依赖进口,而且非常紧缺,据民国《瑞金县志》记载:“瑞宁、瑞于、瑞会之客货车,渐有改用木炭为燃料者。”而且瑞宁、瑞于没有修通桥梁,车辆来往瑞金需要乘船过渡,也很不方便。人民习惯还是愿走水路,因为相对于公路运输,水路运输成本低廉,也更便捷。绵江河作为瑞金的黄金水道,一直以来都非常繁忙,商人们将粮食、大豆、药材、林木等运往赣州,并从赣州带回食盐、布币、京果、日用品等,绵江河边的粜米街水背下街)就因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沿街开设了很多店面,物品丰富,商贾云集,成为当时瑞金最繁华的街道。

民国时期,国民政府大肆印发钞票,导致通货膨胀,物价飞涨。赖俗铣、刘远宮转让店面所以没有考虑要得多少现钞,因为民以食为天,他俩只想要粮食,所以要了杨氏兄弟65担谷子。按当时的银洋价格,二块光洋可买一担稻谷来算,店面的转让费也有130块光洋,应该说价钱还可以,属于现在的“旺辅转让”了。

为了解该店的现在情况,笔者特意到河背街走访,原来的店大都还在,但店招牌早就没有了,大多是作民居使用。云龙桥下坐北朝南第五间是一个钟姓人家在那里居住,她介绍说这房是在80年代从房产公司购买的,她也没听说聚泰号开店的事。据说这些沿街店面解放后很多店主都跑了,大多都收归公家所有,后来是由房产公司接管出租给居民居住。到80年代根据相关政策,租房户可以购买所租住房屋,当时只要几千元钱,但对于当时的工资每月平均才几十元来说,也有点贵。所以仅有部分人购买了,有些人则继续租住,但租金很便宜。近年政府也投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