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分享到:
2019年09月23日 11:00:12

客家围屋

客家先民进入赣南之前,这里的土著居住的多为干栏式(架空地面楼居)居所。而土围子,则是明末清初时期,赣粤边境匪盗四起,社会动荡不安,家客的大户人家为有效地保住自家性命,保住聚集的财产,不惜耗费巨资苦心经营修筑,其结构形式由梅州地区(梅江区、梅县区、兴宁市、五华县、丰顺县、大埔县、平远县、蕉岭县)梅州2区1市5县的粤东客家标准格式———梅州围龙屋发展变化而成。这一座座固若金汤的庞大建筑,四角建有炮楼,楼内连通,相互呼应,火力交叉如网;御火攻,围内设有多处消防注水口;防围困,围内置设多处粮仓……对于围屋,如果分得细一些,还可以看出两种基本模式:实心式空心式,实心式,围内主体建筑采用“厅堂式”,只是将两侧横屋升高,连成全封闭式的方形围屋平面,如关西新围,面积10000多平方米,内有三条(一主二次)三堂式中轴线,门道重垂,廊环巷深,厅前还有禾坪、照壁、马廊及花园等设施。空心式,如杨村燕翼围,面积2500平方米,围内不设主体建筑,只沿围的四周建房舍,中间除水井外,就是一个大禾坪。

如今的赣南,是客家人主要聚居地之一,居住着700多万客家人。当遥远的岁月成为往事,而这浸润着客家人血与泪的围屋形式,亦在世人眼里成了客家人的典型家园构造,成了客家人情感世界的象征符号。它凝聚了客家人整体的心灵感喟,包容了客家人经历的岁月沧桑,留存人们的心里,构成飘泊他乡客家人梦牵魂绕的呼唤。金平

客家立秋打糍粑

今年立秋,我又想起母亲做的糍粑来。

我们客家人每逢立秋都有打糍粑的习俗,每到立秋节气时,农村家家户户都会用上等的好糯米,做一顿美味可口的糍粑来过“秋”。一是夏收夏种紧张繁重的农活已结束,放松一下劳累的心情;二是糯米有清新润肺之功效,补气益中。

糍粑自然是现打现做的好。而打糍粑是个力气活,又是个技术活,一家独干有困难。因此,每年母亲打糍粑时都会邀好邻舍,约定时间,互相帮忙。

每年立秋前一天,母亲都会先选好精良糯米并淘洗干净。立秋那天,母亲早早起床,把糯米用木甑蒸熟,然后趁热放进石臼里,几个打糍粑的人早已在石臼周围站好,两人一对,轮流上前用杯口粗的木棍用尽全身力气,趁热快捣。要掌握好节奏,两人一上一下,交错用力,连捣带翻动,还要随时相互刮去棍子上黏着的米浆。否则,用不上力,还会伤手脚。

此时,邻居负责捣动木棍,母亲一般负责用手翻动糯米,有时还要在凉水桶里将棍子蘸蘸水,以防黏连,而我们一帮小孩则在一旁观看或传递工具。此时的糯米,摸一下,你会发现其发烫得厉害。

几分钟下来,捣臼人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在一旁的其他人将其替换下来。如此数次,糍粑也就打好了。糯米团渐渐从黄色变为白色。将糯米团捏成一个个小糍粑,颗颗糍粑,晶莹剔透,美丽至极。

再配上白糖和花生末,一家子老人小孩围在一起吃,其乐融融。母亲还会给当天没有做糍粑的左邻右舍送去一碗。

每年立秋打糍粑,左邻右舍互相帮忙,分享劳动成果,体现了我们客家人浓浓乡情。如今农村耕作的人越来越少,也已极少人自己动手打糍粑。时至今日,母亲做的糍粑那种香甜柔韧的味道至今还停留在我脑海中,久久难以忘怀!温升永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