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碑文

分享到:
2019年07月08日 11:04:06

□邱金湟

记得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农村还很少自行车、摩托、汽车,人们上街下市走亲戚,都是用脚去丈量。当你走到陌生的三岔路口时,往往有一块不大的长方形青石,碑上刻着“往左去XX,往右去XX”的文字,老人们告诉我那叫“路碑”,是好心人专为行人指示路径方向的。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看到的碑文。清明扫墓时,我看见墓地的石碑上刻着文字。大人告诉我,右上方刻着太公的生殁时间,中间刻的是太公名讳,左下方刻的是孝子孝孙的名字。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简单的墓碑文。

碑文,顾名思义,凡是制刻在石碑上的文字就叫碑文。据记载,我国制碑的的习俗历史悠久,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有碑的出现。当时的碑,如宫中的测影碑,宗庙中的系牲碑,墓旁的下棺碑,都不刻文字。后来有人刻上相应的文字,就逐渐形成了各种碑文。

我国从汉朝以后,刻碑的风气逐渐普及。几乎处处可碑,事事可碑。有山川碑、城池碑、宫室碑、桥道碑、坛井碑、家庙碑、风土碑、灾祥碑、功德碑、墓道碑、寺观碑、托物碑等。

前人实行,后人效法。我国的名胜古迹,竟形成独特的“碑石林立”的民族特色。因此,碑文竟成了使用范围极广的实用文体。

碑文的种类繁多,体裁各具特色。归纳起来,可以分为三类:一、公德碑。这类碑是为活人歌功颂德的。旧功德碑,一般全用韵文写成,如《敦煌太守裴岭记功碑》。这种为活人写的碑文,除华侨聚居之地外,解放后已没有人立这种碑了。二、庙碑。因为寺庙建筑颇多,都是难得的名胜古迹。于是,将修建时立碑记事,以垂示后人。三、墓碑。墓碑分为二种:1、标名碑。就是将亡灵的简单称谓、生殁时间等刻于石碑,2、墓志铭,碑文包括姓名、籍贯、家世、经历、著作、下葬年月及下葬地点。最后是铭文,一般多为韵文,如三言、四言、五言、七言或骚体都行。这种碑文一般是死者地位显赫、历史名人,其后代请托别人撰写的,如韩愈的《柳子厚墓志铭》。

碑文在形式上具有广泛性和社会性。特别是随着旅游业和建筑业的兴起而兴起。你看看,各处的亭台楼阁、书院、寺庙、宝塔、陵园,甚至在厅堂、祠堂里都雕刻有功德碑文。哪怕是从未发表过文章的人也可以“发表”碑文,而且写得那么简单明了、通俗易懂。

碑文在内容上不但在缅怀先辈祖德,弘扬传统孝道,歌颂真、善、美诸方面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而且,碑文上所刻的汉字,也体现了当时社会书法艺术的成果,展现了独特的书法魅力。如藏有一千多块碑文的“西安碑林”,便是我国最大的一座艺术宝库。碑文中有王羲之书的《大唐三藏圣教序碑》,颜真卿书的《多宝塔碑》、《颜家庙碑》,柳公权书的《玄秘塔碑》等,无一不是从古至今书法爱好者学习的范本。远的不讲,就拿红都瑞金苏维埃纪念园之纪念鼎碑文,便是集内容与书法艺术于一体的绝妙碑文。只要你往碑文前一站,那波澜壮阔、艰苦卓绝的苏区革命斗争风云便会扑入你的眼帘。而且,那光辉灿烂的苏区精神瞬间就会像磁铁一样吸入你的脑海,振奋你的灵魂。现在,就请读者一同来观赏那字字珠玑的碑文吧!

“公元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定都瑞金至今八十载,红色故都肇建国之基,开执政之端,功高百代,德泽千秋。苏区民众,倾所有之能,尽赤诚之心,无私奉献,后世彪彰。抚今追惜,不胜感慨。欣逢中国共产党九十华诞,顺天时择吉地,建圣坛,铸宝鼎,勒金铭以缅怀历史,铭记功业,昭告后辈,开创未来。今鼎鼐已成,恭行大典,以祈佑我华夏,复兴富强。此诚光前裕后之千古盛事,利民兴邦之万代荣光。颂曰:

近世以降,中华危亡。山河破碎,家国其殇。共产党人,敢于担当。贤良志士,救世图强。工农红军,声震八方。定都瑞金,赤旗高扬。叶坪沙洲,圣地一方。共和摇篮,红土发祥。当家做主,分田分粮。百业兴旺,文化重光。军民团结,铁壁铜墙。红旗招展,赣水苍茫。五反围剿,驰骋沙场。长征始发,涅槃凤凰。前仆后继,浩气绵长。苏区精神,永放光芒。坚定信念,赤胆忠肠。求真务实,指路引航。一心为民,富裕安康。清正廉洁,甘苦共赏。艰苦奋斗,作风优良。争创一流,为栋作梁。无私奉献,慨当以慷。德泽深厚,功业昭彰。科学发展,和谐兴邦。绿色崛起,步履铿锵。发展为先,大道康庄。生态为重,持续恒常。创新为魂,永健未央。民生为本,立定政纲。幸福赣州,宏图大张。七彩瑞金,昔荣今芳。振兴苏区,抒写华章。厚德载物,鼎盛吉祥。继往开来,再铸辉煌。惠风和畅,永锡其昌!”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