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山歌的赋比兴、叠句、双关

分享到:
2017年05月25日 11:15:52

□刘修庆

客家地区素有“山歌之乡”美誉。

客家山歌,以客家话口语编词,通俗易懂,形象生动,押韵上口,尤喜用赋比兴、叠句、双关等艺术手法和表现形式,举例以述。

“赋”的山歌,直抒胸臆,颇为动人:

妹在塘边洗衣裳,手拿擂槌眼看郎,擂槌打在妹手上,只怨擂槌不怨郎。

唔怕死来唔怕生,唔怕叔公研脚踭,研了脚踭有脚趾,两人有命总爱行。

“比”的山歌很多、很精彩:

入山看见藤缠树,出山看见树缠藤树死藤生缠到死,藤死树生死也缠。

米筛筛米谷在心,嘱妹连郎爱真心,莫学米筛千只眼,

要学蜡烛一条心。“兴”的山歌也比比皆是:

新买葵扇画麒麟,两人讲过千年情牵手来看河中水,河里无水不断情。喜鹊飞上凤凰台,妹子打扮出门来月光底下来相会,灯草结子心花开。

“叠句”的山歌,虽有字句重叠之嫌,但反复吟咏,一唱三叹,情真意切,十分感人:

送郎送到五里亭,再送五里难舍情再送五里情难舍,十分难舍有情人。山中山谷起山坡,山泉山水荫山禾山哥山妹住山脚,山人山上唱山歌。

“双关”的表现手法,在客家山歌中非常普遍,唱者话中有话,听者听中会意,饶有情趣:榄树打花花榄花,郎就榄上妹榄下,掀起衫尾等郎榄,等郎一榄就归家。

歌中一语“双关”,以榄喻揽拥抱,它看似咏唱男女共同收橄榄的劳动场面:男子爬上榄树打橄榄,女子在榄树下张开衣襟,承接下坠的橄榄,实则借谐音双关,隐喻热恋中的女子热切希望得到意中人的拥抱和情爱。

客家山歌,一般每首四句,每句七字,第一、二、四句押韵,多用平声韵。歌者大多是农民,文化水平不高,所唱内容不论是咏物叙事,还是抒发情意,往往只唱一事一物,四句就可。若是对唱或斗歌,则要即时回唱,以快取胜,更得以短为宜。

客家人爱唱山歌。你若到客家城乡,无论是在歌会,还是在田野、山岗、河边都能听到曲调优美、悠扬动听的山歌。客家山歌通过赋比兴、叠句、双关等技法,起承转合,歌唱劳动、生活、爱情,抒发对美好未来的向往。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