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小人书,收藏童年的记忆

分享到:
2015年06月16日 17:12:52

很多三十岁以上的人都有在学校门口的小人书摊上看书的经历。(资料图片)



在赣州市古玩艺术品市场,一书摊摆了上百本小人书。

每个人的童年里,都有些值得珍惜的回忆。对于很多70后、80后来说,问及他们童年曾经痴迷过的事物,相信不少人会脱口而出:小人书。几乎每个人的童年里或多或少,都曾拥有过一些小人书;小人书摊,曾经让无数的孩子向往、流连忘返。

当年小伙伴们中流行的是捧着小人书,那份如痴如醉的程度,丝毫不亚于现在小朋友在平板电脑上玩游戏。而今,小人书早已不是儿童的必备品,小人书,成了一些人的收藏对象,也是另一些人怀旧的寄托。

童年记忆里,都有一堆小人书

相信只要问现在30岁以上的人,童年时爱看小人书么?很少人能给出否定的回答。几乎每个人都能说出一堆小时候看小人书、收集小人书、为了小人书废寝忘食的故事。小人书又叫连环画,是一种以多幅画面连续表现一个故事或事件发展过程的绘画形式,它以充满吸引力的故事,简洁明了的文字,配以写实的画面,曾经是很多人心中最为深刻的儿时阅读记忆。它记载着这些人群童年时对《三国》《水浒》《杨家将》的美好记忆。石城县琴江镇89岁高龄的退休教师游惠香就是他们中的一员,近日,记者有幸拜访了她,聆听她几十年来与小人书的点滴过往。

游惠香出生在一个商贾之家,其父亲掌管着县城内数家医馆和药店。“小时候,我们家的书房里有好几个书橱都是满满的小人书,其中就有很多是在台湾读大学的二哥带回来的‘洋书’,《野天鹅》《瑶池赴会》《八仙过海》等小人书色彩丰富,很是精美。”也许是受文艺青年二哥的影响,游惠香从小便喜欢读书写字,更对小人书爱不释手。“小人书不仅故事情节生动感人,手工绘画也是漂亮,我总是百看不厌,还常常照着书画画。”

“大哥的儿子与我年纪相仿,那时他常常来书房捣乱,抢我的书看,甚至把书房锁起来,不让我看。”游惠香说,为不被人打扰,她常常一个人躲在书房的桌底下看书,好几次都被锁在书房内过夜。

《西厢记》《梁山伯与祝英台》《三毛流浪记》,游惠香把木箱里的小人书一本本拿出来给记者观赏,说道:“这些小人书都是我上世纪70年代以后买的,原本我出嫁的时候还坚持带了好几箱小人书到夫家。1951年起我当幼儿园老师,每月有几十块钱工资零用,又零零散散买了很多本,那时这书也便宜,一本小人书只要几角钱,加起来都买了上千本。”老人峰回路转,叹息道:“可是文化大革命后,我大儿子参加了红卫兵,那时候说要破‘四旧’,于是带人把家里的书全都搬走了,一本都没有留下,还摆在城墙边的鱼棚里焚烧,书烧完后的灰烬都有一米多高啊,这件事我难过了很久, 一个月没跟我大儿子说过话!”

游惠香介绍,小人书的种类有很多,从绘画角度上看有木刻、水彩、钢笔线描、铅笔素描、剪纸等,到后来大多是电影的真人摄影了。从内容题材上讲,起初大部分是《八仙过海》《水浒108将图》等名著和神话,上世纪50年代以后,出现了《铁道游击队》10册、《林海雪原》6册等抗战题材的小人书。

“你看,这钢笔线描《威廉·退尔》、铅笔线描《茶花女》都是精品之作。”游惠香说,因为自己从事教师行业几十年,所以一直都以收藏小人书为乐,更有很多人慕名来家中拜访,有些人以借书为名把书拿走就没有还回来过。

时光荏苒,小人书的时代再也回不来。游惠香说,近几年小人书成为古玩市场的抢手货,很多人来家里买书,她都不舍得卖,因为在她看来那一本本手掌大小的不仅仅是书,更是她一生的记录,承载着她许多美好的回忆。游惠香不卖书,便有人来家里偷书,“好几次因外出而遭到小偷的光顾,现在仍收藏完好的小人书只有两百本左右了。”游惠香疼惜地抚摸着小人书,这原价只是几分钱、几角钱的小人书在她眼中比任何物品都珍贵,因为它们是陪她共度余生的老朋友。

怀旧情结,收藏者们的一份痴迷

这几年,寄托着一份怀旧情怀的小人书已经是收藏的新宠。一本定价一两角钱,甚至几分钱的小人书,卖出几元钱的价格毫不稀奇,几十元钱也很寻常 。名家绘画、品相好的连环画在市场上也连创拍卖纪录。在上海国拍第四届连环画拍卖会上,560种近千册连环画拍品成交率高达97%,其中上海世界书局1927年6月初版全套24册(连函套)《三国志》以2.3万元成交,一套程十发《欢迎毛主席》12开精装本以1.2万元成交。

6月1日,在赣州市古玩艺术品市场,记者看到有几家出售小人书的店铺。据来自信丰的徐老板介绍,他在古玩市场开店有两年了,小人书一直是他经营品种之一。他说,来店里买小人书的一半是搞收藏的,一半则是游客,看到小时候的珍爱,勾起了怀旧情怀,一时起意买几本回家回味一下童年,或者买些给孩子,让他们体验一下自己的童年读物,一般60后70后买的人多些。他随手拿起一本《沧海横流》,他说这本品相比较好,至少卖10元,另外一本比较破旧,钉书钉装订的地方有锈迹,也要5元。记者看到这两本书的标价都是0.20元。徐老板说:“这些年小人书的价格也迅速上涨,前几年一两元就可以买到一本,而现在,最低也要5元一本了,品相好一点的,题材好的,10多元,几十元一本,甚至几百元一本,都是正常。价格上涨了,但是市面上小人书的数量却越来越少。”

60后的徐女士家里一直珍藏着一箱小人书。为了买心仪的小人书,她能不吃早饭攒钱。那时一根油条只要4分钱,两个早晨不吃饭,饭钱就够买一本小人书。她至今仍记得小时候在学校门口的小人书摊上看书的经历,一两分钱看一本,带给一个孩子一段梦幻的时光。现在看着自己家里板板正正收藏在箱子里的几百本小人书,她就想起了自己的童年。现在她每年都要把箱子里的书拿出来晾晒,透透气。

小人书中那些不变的故事,沉淀了一个时代的记忆,方寸之间容纳了很多的人物和内容,其表达的思想性和历史性都伴随着一个时代的痕迹。对于一个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来说,它承载了太多太多的快乐与梦想,如今有机会重拾手中,自然感到弥足珍贵。当然,在对历史的回味中,也满足了人的怀旧感。

珍爱小人书,珍惜童年的宝贵回忆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少儿读物日益精美化、大型化以及各种传播媒介的冲击,小人书逐渐被驱逐出少儿读物市场,书店里难觅其踪影,散落在民间的小人书经过十几年、几十年的“沉淀”之后,存世量更是大为减少,有的近乎绝迹。

于是,“物以稀为贵”的市场法则无形中把小人书推向国内外收藏品的行列,使之成为人们收藏的新宠物,但仅仅是收藏而已。与现在的儿童相比,前几代人在童年时代对小人书可谓钟爱有加。他们在自己还不甚识字的时候,就开始看小人书上的图画了。虽然只能简单地欣赏书中的情节,只能用“好人”与“坏人”来评价书中的人物,许多人却从中学到做人的道理,培养了正直、无私、奋进的传统美德。当许多人还在回忆有小人书陪伴的美好岁月,想着江姐、刘胡兰等英雄人物时,现在的儿童却正看着卡通画册,想着要是能和“米老鼠”“唐老鸭”一起玩该有多好。

如今,不断“东进”的“机器人”“卡通猫”正在逐渐代替中国本土的小人书。

媒体工作者郭郎也是个小人书收藏爱好者,家里收藏了好几百本,逛书店看到小人书也会购买,不过都是以前的老版本再版的。他告诉记者,当年小人书兴盛有其原因:当时人们的娱乐方式极少,电子产品少,海外的漫画尚未进入,出版物品种也少,小人书价廉物美,内容丰富,而且很多作者都是当时功力深厚的画家,技法纯熟,许多小人书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自然是人人争阅。说到而今小人书的没落,郭郎很痛心,他说,一方面,从外部的环境来看,现在的娱乐方式非常丰富,电子技术日新月异,阅读内容更是空前丰富,人们已经很难把眼光停留在小人书上了。另一方面,从1990年以后,小人书的绘画开始走抽象的路线,小朋友都不爱看,离写实的风格越来越远。如今连环画这一行业,绘制费时费力,收入低廉,已经没什么画家愿意创作,也没有出版社愿意寻找题材组织人创作,顶多搞搞再版算数。这一行业后继无人,所以小人书往日兴盛很难重来。而现在喜欢它的人们,也只能收藏一段回忆了。

一些学者指出,对中国的儿童,我们还应当把我们民族的瑰宝,以及最基础的道德知识通过小人书这种非常有趣的东西传授给他们。(李方圆 记者幸菲菲 文/图)

中国瑞金网新闻热线:0797-2557296